另类路怒族

  马阿姨有个儿子叫陈建,陈建很上进,也很孝顺,只有一点让马阿姨稀奇闹心——这孩子一心扑在事业上,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终身大事。
  
  这天,陈建回了趟家,马阿姨见缝插针,身前死后地围着转,说:“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叫赵雪对吧?啥时让妈瞧瞧?你都28了,老大不小的赶快娶亲吧,生娃吧。”效果不消说,陈建被缠得头大如斗,落荒而逃。
  
  马阿姨心里郁闷,就开着她那辆红色凯越驶出小区,想去城郊散散心。谁知拐进正道没走多远,一辆现代途胜便超了她的车,并硬生生变道加塞,抢到前面挡了路。
  
  马阿姨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咋好,拿到驾照还不到半月,立即心头一哆嗦,忙不迭减了速。途胜则连颠带晃往路旁蹭了蹭,随后停了车,喇叭却“哇哇哇”叫个不停。
  
  千万别以为是堵车,前方空荡荡的,连辆自行车都没有!
  
  马阿姨强按性子等了约莫半分钟,见途胜没转动的意思,只好逐步退却,打舵绕行。等好不容易挪出逆境,驶到和途胜并排的时刻,马阿姨从敞开的车窗里瞅见了车主——那是个满头烫着大海浪卷的女人,看样子有四十八九岁。此时,她一手打拍子般按着喇叭,一手捏着粉饼,正描眉画眼补妆呢。
  
  本就心气不顺的马阿姨马上怒了,高声质问道:“喂,你的手长在喇叭上了,照样和喇叭有仇?吵死人不偿命啊!”
  
  海浪卷斜了她一眼:“我不听音乐开不了车,可音响坏了,只能鸣笛解闷。这都看不出来?”
  
  按喇叭当音乐听,当算奇葩一朵,马阿姨顿觉心火上蹿:“说停就停,你以为这路是你家的啊?神经病。”说着她连打几圈方向盘,插到了海浪卷的车前。哪承想海浪卷的嘴上功夫也相当了得:“不是我家的是你家的?你喊它,它准许吗?没事找事,更年期!”
  
  当神经病遭遇更年期,这热闹可有得瞧了。接下来,两人你塞我,我塞你,你别我,我别你,死缠烂打较上了劲。一时间,两辆车都跟犯病似的打完左闪打右闪,打完右闪打左闪;天空阳光明媚,雨刮器也“刷刷”飞动,谁也猜不透两人到底要干啥。
  
  别着斗着,马阿姨突然踩了刹车——前方路口泛起红灯,不能闯。稍慢半拍的途胜也跟上来,紧贴凯越停了车。海浪卷的口吻里满含挑战:“再往前走就出城了。路宽没车,敢不敢飙一下子?”
  
  自打买了车,马阿姨还没开出过这座小城呢。眼见海浪卷咄咄逼人,马阿姨愈发生气,心道:哼,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用余光瞥着红灯倒计时只剩3秒,马阿姨冲海浪卷招招手:“喂,你靠近点,我和你说点事。”海浪卷还真信了,欠身凑来。马阿姨快速抓起一盒撕开封口的草莓果汁扔了已往:“你自己飙去吧,我不奉陪了!”
  
  海浪卷躲闪不及,“啪”,被打中胸口,洒了一身。现在,红灯已酿成绿灯,马阿姨急遽加速开跑。海浪卷恨得牙根痒痒,也加速紧追不舍,一起追至城郊,总算超出了大半个车身。马阿姨刚要拐向乡下公路,海浪卷已急打方向盘别了已往,但她做梦都没想到,就在这当儿,意外突兀降临——
  
  “砰”,车头撞到了人!
  
  海浪卷模糊看到,一撞之下,一个干瘦男子身体后仰,直挺挺地摔倒在了车前。
  
  变故横生,马阿姨也看了个满眼,慌忙刹车探出了头:“你、你撞死人了!”海浪卷马上吓得六神无主,拖着哭腔央求道:“你都看到了,我不是有意的,求你给我作个证。不,你也有责任,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你别瞎咧咧,我这就报警。10086——”
  
  “那是移动客服,打110!”
  
  “对,

蚁后是怎么产生的?蚁后的生活方式是怎么样的?

蚂蚁家族中最有威望的蚁后是怎么产生的?蚁后一出生下来就是与众不同的嘛?蚁后在它一生的生命当中只是不停的产卵?下面放肆吧小编和你一起了解蚁后是怎么产生的? 蚁后是怎么产生的? 蚁后是怎样交配的?蚁后是怎么产生 ...

对,110。”马阿姨嘴上应着,哆嗦着手拨出的却是儿子陈建的号码,“儿子,我出车祸了!”
  
  “在哪儿?快告诉我,我马上赶已往!”
  
  马阿姨正支支吾吾跟儿子说明情形呢,海浪卷又喊道:“你咋打给儿子了?你儿子是警员啊?”
  
  马阿姨眼圈一红,止不住哽咽失声:“知道咱这叫啥吗?我儿子说过,叫、叫路怒。路怒撞死人,一定会被判刑的。在警员来之前,我怎么着也得见儿子一面吧,他还没娶亲呢。”
  
  “路怒”这个字眼,的确是儿子陈建告诉她的。买车那天,儿子再三嘱咐她,开车一定要心平气和,像胡乱变道、强行超车、闯黄灯爆粗口、有意和其他车主顶牛,这都是病,叫路怒症,很恐怖。尤其是负气撞人,惹下的可不是一样平常的交通事故,而是危险驾驶罪。
  
  海浪卷听罢,也“哇”的哭出了声:“我女儿也没立室呢,都怪谁人可恨的陈建,藏得跟耗子似的,跟我女儿处了几年工具,都没在我跟前露过面。”
  
  “你说谁?陈建?哪个建?”马阿姨脱口问道。
  
  “我偷看过我闺女的手机聊天记录,是建设的建!”海浪卷恨恨地说,今早,她又追问女儿啥时把男朋友带回家,女儿被问烦了,顶嘴让她少管。海浪卷又气又伤心,想去找谁人陈建讨个说法,可她不知道陈建详细住哪儿,便在那一片绕了一圈又一圈,哭了一阵又一阵。碰着马阿姨时,她计划补补被泪水打花了的妆。由于双方肚里都窝着火,相互一接茬,不掐架才怪。
  
  听到这儿,马阿姨迟疑地问道:“你女人叫赵雪?”
  
  “是是,你熟悉她?”
  
  嘿,真巧,斗得不可开交的大海浪卷居然是未来的亲家!马阿姨撇撇嘴,突然冷了神色,高声道:“你女儿憎恶你,你老公说你是泼妇,要和你仳离,于是你就开车出来发狂,我说得没错吧?”
  
  海浪卷愣了:这不瞎掰吗?我和老公情绪好着呢。马阿姨却继续嚷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干吗拿路人撒气?”说着她嗓门越来越高,“喂喂,你别起车啊!你都撞死仨了,他们可都是无辜的啊,快停下停下,千万别重轧二遍!”
  
  马阿姨喊声刚落,就见仰躺在车前的谁人瘦男子一个懒驴打滚蹿了起来,几步就扎进了路旁的庄稼地。在消逝前,他还嘟囔了一句国骂:“奶奶的,下回,打死我也不碰更年期的女司机了!”
  
  敢情,瘦男子是个心怀不轨的碰瓷客!
  
  愣怔片刻,海浪卷终于醒过神,问马阿姨:“你是咋看出来的?你为啥要帮我?”马阿姨扬扬仍保持通话状态的手机,又指指行车记录仪。很快,海浪卷想明了了是咋回事:马阿姨的儿子想到了碰瓷的可能,付托她务必看好记录仪。马阿姨按了回放,竟然发现瘦男子原本是冲着她来的——眼瞅就将扑上车头,海浪卷驾着途胜追到,并打舵横了已往。瘦男子的动作也真够麻利的,就势一蹿,随即后仰,大功告成。
  
  此时,交警到了,马阿姨的儿子陈建也到了,一同跟来的,另有陈建的女友赵雪。海浪卷抬眼一瞧,马阿姨正偷偷给她使眼色呢:晕倒,快晕倒,催他们娶亲的时机到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两个老妈都“岌岌可危”,有气无力地念叨,说没看到孩子娶亲,要是就这么去了,真是死不瞑目啊!
  
  陈建和赵雪连连颔首,哭着说知道错了,会尽快娶亲。
  
  今后数日,马阿姨和赵雪妈依旧心有余悸,回忆两人追逐时的速率,啧啧,那叫一个惊心动魄,跟美国大片似的。厥后,陈建抽闲去了趟交警队,计划为她们的超速买单,可调出录像重新看到尾,两辆车却跟蜗牛掐架差不多——即便冲过红灯的那刻,车速也没超30迈!

来源:我爱分享网,欢迎分享本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