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兼职,后患无穷

  事发时,他们大多是涉世未深的学生,为了增加收入,课余兼职。未料,碰上陷阱,后患无穷。

  

  近期多人报料称,他们在做完“兼职”后,莫名其妙成为公司法人,欠下高额税费甚至涉嫌犯罪。他们屡次踏上维权之路,却难以自证清白。

  

  代开发票?其实是卖私章

  

  2018年夏天过后,吕军、蒋鹏的生活一片黯淡。

  

  那年,吕军21岁,在广州某大学读市场营销专业。7月,暑假,他回到深圳的家,偶尔做兼职赚点零花钱。“学生兼职:靠谱无套路,广深代开发票,一小时可完成,日结150元……”在QQ群看到这条兼职信息后,吕军没有多想就应聘了。

  

  吕军回忆,应聘兼职的有数十人,大家一起到了深圳龙岗区双龙地铁站附近的一栋办公大楼,按要求交身份证、签字、人脸识别……时间久远,他忘了具体地点。

  

  当天,吕军如约拿到了150元。他没料到,2年后,自己付出百倍的费用也难以维权。

  

  同是7月,刚从湖南吉首大学毕业的蒋鹏南下深圳求职。出身贫困农村家庭的他,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边做兼职边找工作。

  

  蒋鹏在深圳光明兼职QQ群也看到了类似的信息:广州深圳代开发票,无任何套路……不过酬劳是300元,比吕军的高一倍。

  

  电话应聘后,蒋鹏来到约定地点——深圳市光明区创业印章(光明大第店)。他回忆,两个人带他进店,一人教填表,一人教人脸识别、声纹识别,并短暂拿走身份证。

  

  整个流程不到10分钟就结束了,蒋鹏拿着300元坐公交车离开。

  

  两年后,吕军、蒋鹏已经知道自己当初办理的是个人数字证书,即是电子身份凭证,可用于网上银行、网上交易、电子政务等业务的身份验证环节。

  

  “说是兼职,其实是廉价地把自己的‘私章’卖了。”蒋鹏说。深圳某大楼内一“兼职”签约现场

  

  被法人了,50万税费待缴

  

  一年后,问题来了。

  

  2019年5月,蒋鹏登录“个人所得税”APP时,发现自己是深圳市晓米阁酒店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他觉得匪夷所思,又登录“天眼查”APP查询,结果一样。

  

  资料显示,晓米阁酒店有限公司于2019年7月注册,注册资本100万元。蒋鹏称,他从未申请商事登记,也未委托他人办理。到深圳不久,自己就到一间学校任音乐老师,至今在职。

  

  他猜测,是自己的数字证书落入他人之手,被法人了。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介绍,在全流程网上商事登记模式下,经办人可直接在互联网提交申请,使用数字证书完成签名认证。数字证书发放机构——深圳市电子商务安全证书管理有限公司官网也称,其发放的商事登记数字证书可直达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5分钟内在线完成企业注册。

  

  次日,蒋鹏匆忙赶到深圳市税务局咨询,回复如晴天霹雳——晓米阁酒店有限公司已开1400万元发票,需纳税50多万元。

  

  “那一刻,我崩溃了。”蒋鹏每月工资5000元,不吃不喝,需存8年4个月,他觉得一辈子都还不清这笔债务。

  

  2020年9月19日,深圳,雷雨。18岁的李莹泣不成声,泪水比窗外的雨点还大。这名深圳技师学院的学生莫名其妙成为深圳市升谦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开出了近千万元的空白发票,法人代表面临罚款。

  

  李莹回忆,一年前,她也和同学们到龙岗中心城龙保印章店做了“排队开发票”兼职。蒋鹏发现自己名下“公司”欠下多笔税款

  

  洗钱、诈骗……陷入犯罪泥潭

  

  更残酷的后果发生在邱平、宋兵身上。

  

  2020年5月,江西人邱平被杭州市公安传唤,并以涉嫌诈骗为由执行拘留。

  

  经公安说明,他才知道自己是杭州安熏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注册资本100万元的安熏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嫌诈骗,正被警方调查。

  

  邱平觉得很荒诞,自己初中毕业就进厂务工,又是无业,24岁了还一无所有,怎么突然间就成为老板,还涉嫌犯罪。

  

  邱平仔细回忆,他认为和一次兼职有关。今年3月25日,在介绍人的带领下,邱平到杭州市滨江区的银行网点做兼职,赚了1500元,“对方说是办银行卡,具体我也不懂,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一周后,4月2日,安熏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从金辉变更为邱平。

  

  听了邱平的陈述,杭州公安变更强制羁押措施,同意他以1000元保证金取保候审。“我很害怕因诈骗罪被捕。”邱平说。

  

  安徽人宋兵被警方监视居住8个月。

  

  2020年1月,阜阳,宋兵被带到银行办理业务,赚了700元。3个月后,他接到阜阳警方电话,告知他担任法人代表的阜阳市觉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非法走账1000多万元,涉嫌洗钱,需他协助调查。

  

  听了宋兵的陈述后,阜阳警方以涉嫌伪造买卖国家机关印章,对其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12月24日,宋兵监视居住到期,但并不意味着他没事,警方称案件仍在继续侦查中,他仍需要配合调查。宋兵因涉嫌倒卖国家机关印章,曾被警方“监视居住”

  

  行4000公里找合伙人,一无所获

  

  维权之路,步步艰辛。

  

  吕军、蒋鹏、李莹……每个人都想注销名下的公司。

  

  税务、市场监管部门给他们的回复是:先缴清税款,再按流程注销公司。面对税款,蒋鹏、李莹望而却步,吕军咬咬牙,凑了一万多元,缴清了税款。

  

  剩下的,就是合伙人现场签字确认注销公司。2019年寒假,还是学生的吕军独自北上,开启寻找合伙人之旅。

  

  一个股东在山西。见面时,吕军惊呆了,对方40多岁,常年卧病在床,从未出过省。“我不可能跑去深圳和你开公司,更不可能去协助你注销。”对方拒绝了吕军的求助,甚至报警称其诈骗。

  

  吕军辗转到河南寻找另一个股东。对方是一名大学生,没到过广东,甚至不知道自己名下有公司。他也拒绝了吕军的求助。

  

  深圳到山西,山西到河南,河南回深圳,吕军在硬座火车上走了4000公里,除了腰酸,没有任何的收获。更让他灰心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名下的公司又开出了几百万元的发票。

  

  “我已经没有钱了,也没有精力再管了。”吕军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做什么。南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李莹身份冒用问题回复

  

  律师:难点在如何证明信息冒用

  

  蒋鹏、李莹等人则将希望寄托在警方。

  

  市场监管部门告诉他们,如能提供警方的案件处理结果,则可不清税就注销公司。

  

  蒋鹏多次向深圳警方求助,得到的回复是:要立案,得先自证当时是被胁迫,不是本人自愿签署。蒋鹏称,自己虽是自愿签署,但并不知情。最终,警方以“疑似贩卖国家证件罪”将其扣留并采集信息,但至今无下文。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早已发现有少数不法分子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取得公司登记,于2019年6月专门发文,要求市场监管部门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扎实开展撤销冒名登记工作。

  

  “难点在于如何证明自己被冒用了。”广东禅邦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律师邹佳旺认为,吕军等人是主动做了人脸识别、签字同意注册公司的,只是当时不知道用途。未经税务部门同意不得撤销,则是为了避免有人逃税。

  

  从对近10名“兼职者”的采访中可以看到,他们名下均被注册了数家公司,有的是法人,有的是合伙人,如今他们或背负巨额税务,或因公司涉嫌诈骗、洗钱等罪名被警方调查。在屡次维权难以“自证清白”后,他们聚集到一起,抱团“取经”,在他们自发建立的“兼职上当受骗群”中,已有250多名群成员。

  

  邹佳旺说,这类情况如何处理,法律法规并未有明确规定。他建议,接到人民群众投诉和撤销申请后,税务、市场监管、公安等部门应该联合起来,依职权主动向公司进行调查。若确实是冒用的,应当允许撤销或允许受害者对公司采取破产清算的方式注销公司。

  

  发现身份信息被冒用后,不少“兼职者”选择了报警

  

  幕后:贩卖个人信息的黑产

  

  调查发现,吕军等人被法人的背后,是一条买卖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链。

  

  以“公司登记、对公账户、营业执照”等关键词在QQ群、百度贴吧查找可以发现,有不少“招公司登记,回收银行卡”的兼职消息。

  

  “包吃包住、1800元一张,可报销路费。”在名为“上海日结吧”的百度贴吧随机加一名发布兼职信息的“中介”,“中介”在询问是否开过公司、身处何地后,表示上海“单子”可做,只需本人亲自到指定银行开户,办理U盾。

  

  当询问办卡的用途时,中介表示:“对你个人没影响,你可以先过来我们面谈。”

  

  今年上半年,买卖公户的消息频频见诸报端。4月,广东佛山市网警曾破获一条买卖公户的黑灰产业链,大量对公账户层层转手后流入境内外电信网络诈骗分子手中,实施诈骗90余宗。

  

  “一手资料商”们一端连接货源,另一端连接需求市场。网络上有各种帮忙代办注册公司的机构。在百度搜索关键词“代办公司”,就会出现各种广告信息“无地址注册公司”“三天快速办理”“法人无需到场”,收费在几百到上千元不等。

  

  有媒体向其中一家咨询,客服称只需要提供公司名称、公司性质、所属行业、法人及股东身份证、股权比例,无需到场他们就可代为注册,但需要法人及股东自行在网上办理CA数字证书,或者提供在银行办理的U盾。

  

  “你只要有办法提供材料就行,其他的肯定没问题的。”当被问及,办理前是否需要法人和股东“知情”时,该销售人员表示,按流程办理即可,“有了这些材料,他就算是知情的。”

相关推荐